《华尔街日报》专访纳德拉:我们的主旨在于构建基础技术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9-02-02 16:41

[摘要]在纳德拉任期内,微软Azure云计算业务营收大幅增长,公司股价几乎涨了两倍,这使得微软于去年年末重夺全球最有价值公司头衔。

腾讯科技讯 2月2日消息,据国外媒体报道,当萨蒂亚·纳德拉(Satya Nadella)在五年前接管微软公司时,公众普遍认为属于该公司的辉煌时代已经过去。当时微软的Windows系统正失去其市场主导地位,收购诺基亚手机业务的豪赌也未能取得回报。微软公司的股票价格已经有十年停滞不前。

纳德拉是继比尔·盖茨(Bill Gates)和史蒂夫·鲍尔默(Steve ballmer)之后,的第三任微软首席执行官。在其任内,微软Azure云计算业务营收大幅增长,公司股价几乎涨了两倍,这使得微软于去年年末重夺全球最有价值公司头衔。该公司本周表示,虽然芯片短缺限制了微软的整体销售增长,Azure云计算业务在上一财季增长了76%,。

纳德拉还采取措施改变微软的文化,在科技行业面临政府和公众更严格审查的情况下,让其成为更有话语权的企业。他和其他微软高管一直在呼吁科技企业要负责任地使用人工智能。

在上周的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World Economic Forum)上,纳德拉与《华尔街日报》总编马特·默里(Matt Murray)讨论了自己担任微软首席执行官以来的经历以及科技行业面临的一些挑战。以下是一些摘要:

《华尔街日报》:作为一名首席执行官,你最没有想到的是什么?

纳德拉:在此之前,我并没有真正接触到这个世界的多元化。有关于股东的。有关于你的团队成员和员工的。有关于客户的。有关于政府的,而且远不止于此。作为首席执行官,你需要在多方之间建立持续的平衡,这才是真正的工作。我想我不会在第一天就理解它,因为没有准备。

《华尔街日报》:你任职期间的突出表现之一是专注。可以说你一直在积极地决定你要做什么以及从中达到什么目的吗?

纳德拉:是的。云计算平台和边缘计算平台是贯穿一切的。无论我们说要成为游戏界的Netflix,还是用Xbox做什么,亦或用Azure做什么,所有这些都代表着对同一个平台的强化。当然,移动设备是非常重要的,但我们认为我们行动的目的并不是某一种特定设备,而是关于用户,个人和所有设备。

《华尔街日报》:在这个新时代,你认为谁是你的竞争对手?

纳德拉:传统上和我们竞争的那些企业现在仍然都在。但与此同时,我们也有了不少新的竞争对手。无论亚马逊、谷歌还是阿里巴巴都是其中之一。但我并不是从零和竞争的角度出发的。微软有其独特的身份。我们的主旨在于构建基础技术,这样其他人就可以开发更多技术,并对技术产生信任。

《华尔街日报》:那么在全球范围内呢?美国和中国是技术领域的主要创新者吗?

纳德拉:我感到兴奋的一件事是,每个行业的每一家公司都有可能凭实力成为一家数字公司。从更广泛的角度来看,这不仅仅是一个国家在主导。我们希望软件工程师就可以无处不在地为整个世界创造所需的解决方案。

《华尔街日报》:科技公司需要做些什么来改变这个行业的形象问题?

纳德拉:总的来说,主要是在技术上建立更多信任。我们不能丧失对技术的信任,因为没有它,我们的整个经济增长都可能陷入停滞。但我们也需要认识到,科技行业不是一个统一的行业。例如我认为我们主要是一家开发数字技术的公司,为其他数字公司提供生产要素。还有一些公司,比如说消费互联网公司的商业模式和运营方式非常不同。

《华尔街日报》:你认为在哪些方面需要监管,或者说需要政府发挥什么样的作用?

纳德拉:一个很好的例子就是欧盟的新数据保护法。我认为这将是国际性的。网络安全也是一样。我们提倡就网络安全问题达成一项公约,这样我们就可以保护最脆弱的人群。

说到人工智能,我认为我们必须从一套设计原则开始。在我们呼吁监管之前,需要有一套我们如何开发和使用人工智能的原则。我们需要制定一些法律和法规,来管理市场参与者,同时确保我们不会做那些会带来意想不到后果的事情。

《华尔街日报》:人才争夺有多激烈?

纳德拉:人才的竞争非常激烈。事实上,越来越多的软件工程师受雇于科技行业之外。但希望这也将意味着激励更多人通过大学教育来成为软件工程师。

《华尔街日报》:至少在某些方面,微软的业务有助于提高工作效率。你是如何保持效率?

纳德拉:我终于认识到这与(时间)分配无关。这是关于“这是只有我能做的事情吗?”的问题。更重要的是确保你的参与是有价值的,是必要的。

《华尔街日报》:你从哪里获得灵感?

纳德拉:我从各大公司和组织的领导者为保持相关性所做的努力中获得了不少灵感。在那些使组织超越自己的创始人面前,我永远是一名学生。他们实现最初的理想,但同时也质疑自己的地位。(腾讯科技审校/皎晗)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