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望2017年里影响电竞圈的十大事件!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1-13 04:16

  2017已经离我们远去,在这漫长而又短暂的一年里,电竞圈都发生了哪些影响深远的事件呢,让我们一起来回顾下。

  DOTA2积分赛事改革

  DOTA2每年一度的TI国际邀请赛无疑是万众焦点,2468万美元的奖金池再次刷新纪录,TI魔咒论在最后一刻也没有被打破,中国队众人围剿Liqud反被液体从败者组一串六夺冠,当28岁的Kuroky捧起冠军神队的时候,我们更多的是对老将的感慨和祝福,以及对DotA第一人奇迹哥的佩服。

  当然也少不了电脑AI和Dendi中单Solo时展现出的窒息操作等等,不过这些只能算是DOTA爱好者的节日,真正影响DOTA圈的是V社在接下来公布的赛制改革计划,采取选手积分制度来考量战队。

  Valve旗下DOTA2游戏的TI国际邀请赛举办七届之后,我们依旧没有弄明白每年的邀请名额是如何评定的,每年在确定邀请名额之前的几个大型赛事,所有战队都不得不认真对待,而在每次TI系列赛打完之后就出现各种“切假腿”(假退役)的情况,这种情况在国内更为严重。

  今年V社终于给出了完整的赛制改革制度,将与第三方赛事展开更加紧密的合作,赞助大型锦标赛Major和次级锦标赛Minor,职业战队选手参与官方认证赛事即可获得选手积分,最终国际邀请赛的邀请名额将依靠积分排名决定。

DOTA2选手积分排行榜

  改革后的DOTA2赛事将会更加透明公开,强调以选手为主导,这里有许多网友感慨Wings并没有白白牺牲,现在所有的赛事都有V社赞助并认证,ACE联盟这种第三方组织的禁赛处罚根本不具备任何效力,最多只是不能参加由他们主办的比赛而已。不论结果如何,那年飞翔在西雅图上空的“翅膀”成为了DOTA圈永远的回忆。

  中国队的贴纸梦

  在世界CSGO玩家看来,2017年发生了太多难忘的瞬间,前有丹麦童话Astralis历经四年艰苦努力,依靠Gla1ve的无敌大脑、Kjaerbye玄学抖枪、Dupreeh稳定Carry、Device高冷狙神以及Xyp9x的开挂表演(褒义)让Astrlis没有再一次倒在决赛,终于实现了他们的冠军梦想,并且在随后半年的比赛中制霸全场,仅被FaZe复仇过两次。

  后有巴西神话SK在拿下CS_smmit后开始展现出无可匹敌的游戏理解,统治了2017后半年的几个大型赛事冠军,除了昙花一现的Gambit外,HLTV战队排名第一的宝座长期被SK承包了。

  其实在国内CSGO玩家眼中,最大的事情莫过于中国战队的贴纸梦了,Tyloo经过数次Major晋级赛的惨淡收场,在大家都快绝望的时候反而莫名其妙的就实现了。本次ELEAGUE Major开赛前一个月Valve突然宣布所有晋级到预选赛的队伍都将会得到一份荣誉,那就是属于自己的独特贴纸和选手签名贴纸!这意味着属于中国玩家的贴纸早一步的来到了我们的眼前!

  然而这一切也并不是那么简单,随后Tyloo大哥BnTeT就曝出签证问题无法前往美国参加比赛,由于主办方赛事规则限制Tyloo只能和前教练Peacemaker进行沟通来为战队替补打比赛,但由于贴纸部分的售卖分成双方一直无法谈拢,Peacemaker已经明确表示无法代表Tyloo打比赛,种种原因之下Tyloo无奈只能选择放弃本次Major,由亚洲Minor第三名Flash Gaming战队顶替参加,同时游戏中的贴纸也将被替换掉。

Tyloo教练Peacemaker在和BnTeT交流

  然而本次Major贴纸已经提早在游戏中开始售卖,Tyloo战队狙击手MO的金色贴纸已经被炒到了1万2千块一张,存世价格估计可以参考2014卡托iBP了。而FG战队喜从天降犹不自知,正处于换人的空档期,原队员Karsa已经租借至Ehome担任教练一职,但由于ELEAGUE规则限制只能由参加预选赛的队员来打比赛,所以Karsa还要和FG的前队友一起征战本次Major,FG是否能打进Major正赛真的很难说。不过中国战队一次性出了两个战队的贴纸,这波不亏!

  农药火遍大街小巷

  将电子竞技元素带入手游竞技早在WCG末期就曾尝试过,但受限于游戏自身原因并未受到较强反响。近几年MOBA游戏火热之后“手游电竞”的概念也在逐步成型,手机机体自身性能也逐渐可以承载一些大型手游,《虚荣》、《皇室战争》、《全民枪战》等游戏开始展现手游竞技的魅力,众多传统游戏也开始推出自己的手游版本,这其中起到至关重要作用的无疑就是我们今天要提到的《王者荣耀》了。

  从《英雄战迹》进化而来的《王者荣耀》2015年秋天展开了自己的封神之路,在此之前你很难想象在手机上撸一把MOBA游戏这个概念原来真的可以成为主流。如果农药仅作为一款手机MOBA类对战游戏注定不会持续火爆太久,真正的转折点是腾讯复制自家英雄联盟的模式推出了KPL联赛后,搭载俱乐部战队明星、社交媒体、直播圈等新媒体时代特色让王者荣耀一跃成为了现象级的游戏。

  大街小巷、地铁马路办公室随处可见正在横着手机打排位少男少女,尽管今年下半年受到“吃鸡”的冲击让王者热度有所下滑,但依旧不得不承认2017年手游市场的王者依旧属于农药。

  绝地求生外挂忙

  2017年什么游戏最火,答案毫无疑问是吃鸡:Winner winner,Chicken Dinner!《绝地求生》自今年3月24日在Steam展开测试后,每周销量排行连续42周夺冠,同时在线人数超越了自家平台的老大哥们,DOTA2和CSGO也不得不为其让位,截止今年元旦前全球销量共计2500万分,最高同时在线也突破了300万人。

在Gstar上勇夺冠军的中国选手

  不论是DOTA2、英雄联盟、CSGO等主流电竞游戏玩家,还是隔壁暴雪系的忠实粉丝,以及年龄层偏低的手游用户都开始沉迷吃鸡。就连受王者荣耀所累日渐萧条的网吧业,一日之间又如雨后春笋般复活了过来,因为绝地求生配置要求较高,普通家庭电脑进行游戏比较吃力,作为中坚力量用户群的学生党们也少有几个能购买万八千电脑的,只好选择网吧来进行游戏,机智的网吧老板们为了留住用户,推出一系列的吃鸡赠送充值活动,让绝地求生在网吧站稳脚跟,现在开网吧不能吃鸡都不好意思跟同行打招呼!

  随着游戏火热带来了一块巨大利益的“蛋糕”,有的人瞄准直播造星圈人圈地,有人瞄准赛事开始组织战队或者举办赛事,而有些人就开始有了坏心思,制作不同种类的外挂来获取暴利。最开始只是有一些在游戏中挂机刷金币的“僵尸”,后来开始出现各种大哥:透视、穿墙、锁血、自瞄、爆头等这些还都是初级阶段的外挂,现在各种闪电侠、路飞侠、飞天侠、万磁王、巨化兽等等“神仙”层出不穷。

绝地求生闪电侠跑的比汽车快

改变骨骼参数的路飞侠

  截止目前绝地求生已经封禁账号超过150万个,其中绝大部分(外媒称99%)来自国区的玩家,最近Reddit上老外讨论最激烈的是请求蓝洞对亚服玩家进行锁区,避免“神仙”去其他服务器霍霍。在外挂的处理和防范上蓝洞的经验显然是不够的,希望腾讯代理的国服可以有效遏制这一现象。

  电竞特许经营权

  经过暴雪一年的努力,众多体育界和金融大鳄们捧场下,守望先锋联赛OWL终于凑齐了12支城市战队,将成为第一个以城市为单位的大型电竞联赛。如果说守望先锋联赛还尚未展开,我们无法预知其中的潜在商机,价值百万甚至千万的联赛席位听起来有些痴人说梦,那隔壁英雄联盟针对美国LCS赛区优先采用的特许经营制度,简直就是投资者的摇篮。

  OW截止到今年年末才堪堪宣布拥有3500万玩家,和英雄联盟的月活跃玩家一亿相比根本不是一个量级,LCS赛区多年的成熟运营经验积累也不是OWL可比拟的,所以在Riot Games宣布LCS赛区赛制改革取消升降级之后,反而刺激了众多战队投资人加盟,价值千万的席位在LCS赛区的投资者眼里这钱花的非常值得。

  赛事联盟制度变革下那些成绩优秀,但没有太多的资金的俱乐部不得不谋求新的出路,由于无法获得联赛席位而解散的优秀战队不在少数。

  随着越来越多的金融大鳄将目光关注到电竞事业,这样的金钱拉锯战还只是开始。

  最多线下观战

  IEM全称英特尔极限大师赛(Intel Extreme Masters),首届创办于2006年的IEM是一项全球性地区分站赛形式的锦标赛,在经过多年的用户积累和品牌沉淀后,IEM2017卡托维兹世界总决赛的线下上座人数创下了电子竞技历史新高,两个周末为期五天的比赛(2月25-26日,3月3-5日)总共迎来了17万3千名观众现场观看,每天平均有超过3万名观众在现场观看比赛,你难以想象这是在波兰一个人口只有30万的城市里发生的。

  IEM三个主要比赛项目CS:GO冠军由Astralis夺得,英雄联盟冠军是闪电狼战队,星际争霸2项目冠军则由Jun“TY”Tae Yang获得,过去的卡托维兹以工业和艺术场景闻名于世,但在近几年IEM让这个城市成为了电竞职业选手和游戏爱好者的聚集地。

  其实在我们自己家门口举办的英雄联盟S7系列赛,现场观战人数估计不会比IEM少,但目前没有详细的统计数据可以举证。

  电竞入奥话题

  电子竞技爱好者(打游戏的)不管在国内外都饱受着社会的不公正对待,是被朋友嫌弃被成年人诟病的群体。但在经过十几年的积累,电竞已经逐渐摆脱了人们口中“玩物丧志”的负面形象,成为了名副其实的产业。自从电竞被正式列为体育竞赛项目之后,无数电竞赛事标榜自己是电子竞技界的“奥运会”,长久的非人待遇使电竞迫切的需要一个证明自己是好人的机会,那么入选奥运会比赛项目似乎成为了下一个话题。

  成为奥运会正式比赛项目只是看谁更热门、谁呼声高这么简单吗?显然不是的,国际奥委会批准一个项目进入奥运会的基本条件是:男子项目至少要在四大洲75个国家广泛开展,女子项目至少要在三大洲40个国家广泛开展。同时,前提是该项目的国际单项体育组织已经得到国际奥委会的承认,当被认可后还需要6-7年的时间由国际奥委会提前投票决定。但在今年年初以及后续一次采访里,国际奥委会主席托马斯·巴赫曾表示:“电子竞技与奥林匹克规则和精神相悖”,对此事持保留态度甚至想要划清界限!

  国家体育总局体育信息中心丁东主任也明确表示:“电竞进入奥运会其实是一个伪命题,真不知道它怎么火起来的。在中国,电竞被国家正式认可为体育项目也不过十几年的时间,其他国家甚至更少。即使是很多发达国家,对电竞的官方认可也只有几年,甚至有些还没有。让一个没有被全世界,或者是大多数国家所认可的体育项目进入奥运会,显然是件不切实际的问题。”

  相对传统体育的纯粹竞技而言,电竞比赛的主要获益方是厂商(对应项目的游戏),我们以当时WCG上《穿越火线》替代《Counter-Strike》成为正式比赛项目为例,对于CF在国内的推广起到了决定性的改变,而CSGO青黄不接不温不火也有一部分此事的原因。在过去的体育和电竞结合的赛事内容中也多以体育类的FIFA和NBA居多,或许格斗游戏也可以算做一类,但注重打打杀杀的MOBA和射击突突突肯定是要被毙掉的。

  这一切的转机出现在了2017年10月28日,国际奥委会(IOC)第六届峰会在瑞士洛桑举行,会上在谈到电子竞技相关话题讨论时,国际奥委会的态度发生了180°的变化:“IOC可能会考虑将其称作一项体育活动。如果一切顺利的话,或许会在2024年将它带入奥运会的殿堂。”

  这一下子电子竞技算是扬眉吐气了,无数人痛哭流涕奔走相告,但让我们冷静下来思考一下,奥委会这段话中“考虑、或许、如果”几个关键词的使用感觉是在玩文字游戏,这次只是奥委会对以往强硬态度的松口,究竟何时才能正式被认可还是未知数,结合我们上面提到的种种前提条件,电子竞技入奥之路依旧漫长。

  我社在采访众多圈内圈外人士中,对于电竞入奥的议题普遍不是很感冒,外面吵得多欢,电子竞技做好自己比什么都重要。

  守望战队解散潮

  获得2017年中国《守望先锋》联赛OWPS年度总决赛冠军的MY战队在11月28日下午宣布,自创办以来俱乐部并未获得过多收益,一直处于严重亏损的状态,条件也不允许俱乐部购买OWL名额,在与队员协商以后一致决定:为了俱乐部的发展,为了队员的前景考虑,MY战队将尝试转型同类型的其他竞技游戏。

  MY不是第一个解散的守望战队,WE、IG、OMG以及之后的1246均宣布解散旗下守望分部,但MY可以说是近一年守望中成绩最突出的战队,作为带头大哥都解散了,其他小弟还有什么盼头?这种事情也不是第一次发生,让我们仔细回想一下,前年大批解散的是风暴英雄的战队,风暴始终没火起来;去年大批解散的是炉石传说的战队,炉石的竞技性缺乏战队生存空间;今年轮到守望先锋了,这三个游戏有一个共同点,相信大家一眼就能看出来,那就是他们都是暴雪出品的游戏,而暴雪爸爸似乎还是没意识到该反省一下自己过去的所作所为。

  暴雪试图给守望先锋一种全新的商业模式,价值上千万的联赛席位,12个地区代表队,体育界资本大佬的撑腰,这一切都是一副要搞大新闻的模样,然而这份给《守望先锋》电竞圈的期待在足足一年之后,渐渐变成了“饼”。由于联赛资格有限,暴雪又不愿意为更大的电竞市场掏钱,第三方赛事发展低迷;加上游戏热度下降,大量的战队解散,选手纷纷另谋生路。

  而中国守望圈不仅面临这些问题,由于没有盈利点,很多不健全的战队由于管理缺失导致欠薪事件屡屡发生,负面新闻不断,暴雪在中国有专门的电竞部门,但是对于这些问题并没有采取比较积极的处理措施,让本来就不成熟的《守望先锋》电竞更是雪上加霜,大俱乐部纷纷退出,中国守望走到了今天这个尴尬的局面。

  以全球知名的电竞统计网站Esportsearnings显示为例,守望先锋今年的赛事奖金仅比去年增长了140万,总计338万美元的奖金池却需要养活1500名职业选手,最大型的赛事守望世界杯的奖金仅有36万美金,相比DOTA2和LOL以及CSGO等百万千万级的赛事,暴雪拿什么去和拳头以及Valve去争呢?最终我们只能默默祈福CNOW不会一蹶不振。

  电竞小镇和电竞教育

  住房城乡建设部、国家发展改革委以及财政部联合发出的《关于开展特色小城镇培育工作的通知》中提出,即日起在全国范围内开展特色小城镇培育工作,到2020年争取培育1000个左右各具特色、富有活力的特色小镇。结合电竞概念的受到国家认可,于是今年4月份开始出现一批具有电竞特色的小镇。4月12日身处重庆的忠县突然宣布计划投资50亿打造具有电竞特色的小镇,此前可能你都没听过这个县城,紧随其后江苏太仓宣布打造天镜湖电竞小镇,腾讯与芜湖市政府打造电竞小镇,河南孟州打造首家保税电竞小镇,杭州电竞数娱小镇正式落地杭州下城石桥街道,一时间电竞特色小镇的建设入雨后春笋般滋生。

  在中国这样的游戏环境下,地方政府愿意用实际的行动支持电竞行业,对于行业而言确实是一件好事——但是作为政府行来说,如此大规模的投入必然要考虑到回报。但是电竞作为一个新兴产业,它的商业模式还不健全,目前整个产业链中除了腾讯、完美等电竞游戏的发行商和一些顶尖的电竞选手以及主播外,多数参与其中的各方都还没有明确的商业模式。

  除了电竞小镇外,自《关于做好2017年高等职业学校拟招生专业申报工作的通知》发布以来,电子竞技运动与管理作为一个全新的增补专业出现在大众面前。拜它所赐,各式各样的电竞教育机构在国内屡见不鲜,各种培训机构,各种电竞专业学校我们在今年接触了不下10个,新华电脑学校、山东蓝翔技校也纷纷开通了自己的电竞专业。

首批国字号电竞教材

  10月份国家首套电竞教材也宣布出炉:一部分为理论教育课程,主要阐述了电竞行业的产业结构、市场情况、电子竞技的定义及各类游戏的特点和应用等内容;电竞职业技能部分,主要阐述了传媒、组织、教练等就业方向所需的职业技能等内容。

  对于下一批电竞爱好者或者从业者而言他们是幸运的,他们遇到了最好的时代,但同时也有一些不幸就是难免被当做小白鼠,到底这套东西在电竞身上效果如何,还需要时间来考量。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