欠款风波下的珠海银隆到底差不差钱 宋清辉解析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3-05 17:48

著名经济学家宋清辉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亦表示,目前珠海银隆的供应商欠款纠纷对于公司其他供应商可能会产生恐慌效应,供应商们或会担忧珠海银隆以质量存在问题为由拖欠供应商货款。这种纠纷如不能妥善解决,恐怕对于公司后续经营会有严重影响,给公司供应链管理带来困难。

欠款风波下的珠海银隆到底差不差钱

北京商报记者 蓝朝晖 高萍/文 宋媛媛/制表

一年前,让董明珠看好且赌上全部身家、迅速蹿红的珠海银隆,再一次被舆论推上了头条。近日,有消息称,被拖欠货款供应商之一的珠海思齐电动汽车设备公司公开揭露称银隆拖欠其货款7600万元,其中逾1700万元正在走法律程序。

银隆给出了官方解释:承认与珠海两家公司之间确实存在买卖合同纠纷,但也强调双方的纠纷是源于珠海思齐向银隆关联企业提供的产品存在严重的质量问题、售后服务缺失等。不过,站在舆论的风口浪尖,业内普遍担心, 2018年新能源客车的整体市场依然在下滑,在疯狂扩张下,珠海银隆面临资金风险正逐步加大,而在董明珠身份尚未明确下,珠海银隆的前景并不乐观。

辟谣欠款风波

1月16日,一则“珠海银隆被爆拖欠供应商货款逾10亿元”的消息引发了外界对公司资金状况的关注。据《财经》杂志报道,根据目前不完全统计的信息,珠海银隆逾期未支付的货款至少12亿元。

珠海银隆方面在给本报的回应中称,关于与思齐公司的货款纠纷银隆已于1月16日发布律师声明。实际情况是银隆旗下的银隆电器公司与思齐公司之间确实存在买卖合同纠纷,但该案的诉讼程序尚未终结,思齐公司所称的民事判决书未发生法律效力,目前银隆电器公司已提出上诉,案件正处于二审程序中。

对此,董事长兼总裁孙国华也表示,银隆电器公司与思齐公司之间的纠纷源于思齐公司向银隆电器公司提供的产品存在严重的质量及售后服务缺失等问题,并且思齐公司存在侵犯银隆新能源商标权的违法行为,这也是银隆电器公司拒付思齐公司部分货款的根本原因。目前,银隆不存在恶意拖欠供应商货款问题,除思齐公司一宗诉讼外,对其他供应商银隆均依法按照合约支付货款。

北京商报记者发现, 2014-2017年间珠海银隆曾与17家公司涉合同纠纷并被起诉至法院,其中有4家有详细进展且多次审判的案卷材料,其起诉原因皆为银隆逾期未付款。值得注意的是,珠海银隆均用质量存在问题为由予以反驳并提起上诉,但法院最终判决均为“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尽管珠海银隆方面对于此次欠款风波的解释为媒体的误读,但珠海银隆的欠款官司却是不争的事实。汽车评论员凌然认为,此次欠款风波也让珠海银隆陷入了信用危机。每个供应商也有自己的下层供应链,银隆的做法无疑会让他们的利益链断裂,供应商的积怨也越来越深。

著名经济学家宋清辉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亦表示,目前珠海银隆的供应商欠款纠纷对于公司其他供应商可能会产生恐慌效应,供应商们或会担忧珠海银隆以质量存在问题为由拖欠供应商货款。这种纠纷如不能妥善解决,恐怕对于公司后续经营会有严重影响,给公司供应链管理带来困难。

投资市场的风险

实际上,自董明珠进入银隆后,珠海银隆开始快速扩张,在过去一年中已形成了以百亿为基础量级推进的高强度投资节奏,11个产业园基地陆续建设,其中7项新基地投资总额达800亿元。

银隆方面也对外回应称,目前银隆八大产业基地中珠海、邯郸、石家庄3个产业基地已于2014年建成投产,天津和成都2个基地2017年10月也已建成投产,目前在建的3个基地中南京投资总额100亿元、洛阳投资总额100亿元,兰州属于参股项目,银隆只占28%股份,投资总额是整个基地的计划投资,并且是分期实施,并非一次性投入。目前公司随时使用的自有资金有十几亿元,资金链不存在问题。除账面现金之外,银隆还有超300亿元的贷款额度尚未使用。

虽然扩张方面尚未出现资金缺口,但并不意味着银隆不差钱。早期为了打开市场,银隆在销售中采取了租赁销售模式,一度提出过“0元首付,十年租赁”,拉长了银隆从客户手中拿到销售回款的周期。

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也表示,珠海银隆新能源客车的客户群体主要集中在自己有投资的地方。“以投资换市场”目前存在着巨大风险,并不能长久。同时,受“骗补”事件影响,新能源客车的补贴标准被下调了20%,补贴最大额度也被限制到了30万元。新能源客车政策依赖的前景并不明朗,这也让珠海银隆的资金前景充满了不确定性。

而银隆尚未使用的超300亿元贷款额度会否因此次欠款纠纷受到影响成为投资者心中的一大疑问。宋清辉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这种欠款风波之下,对于公司超300亿元的贷款额度使用或会带来一定负面影响。“银行为了确保资金安全,存在抽贷的可能。如此一来,无疑会造成公司资金链方面的问题。”宋清辉如是说。

一家股份制银行信贷经理告诉北京商报记者,欠款事件是否会影响到企业的贷款额度,还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这种影响主要看企业运作情况、资金实际缺口和风险状况,如果公司有抵押物的贷款对银行影响更小。

中央财经大学金融学院教授郭田勇表示,银行对企业的授信额度是可以调整的,银行会根据企业的实际情况进行调整。“银行授信额度是看企业的经营情况、偿还能力,如果企业经营出现问题,银行考虑到自己的风险,企业的贷款额度就会受到影响。”郭田勇进一步指出。

新伙伴与新问题

孙国华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坦诚表示,董明珠的入股的确让珠海银隆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珠海银隆经历了3轮的股权融资,也新进了如万达、京东等知名企业作为战略股东。

不过,珠海银隆新的问题也随即出现。数据显示,2016年珠海银隆共销售纯电动客车超过5000辆,整体营收为78.98亿元,公司资产总额191亿元;2017年,银隆新能源汽车交付数量为6356辆,相比于2016年的4771辆,同比增长了33.2%,实现了约80亿元左右的营收。虽然销售数据看上去不错,但与去年信誓旦旦喊的“2017年要实现300亿元的销售目标”相去甚远。

值得关注的是,最近几年珠海银隆的应收账款账面余额也快速上涨。银隆公布的财报显示,2014年、2015年和2016年6月,公司应收账款分别为3亿元、31.8亿元和47.7亿元,占当期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达到86.6%、82.35%和192.1%。

2017年5月,银隆在广东证监局办理了备案,计划开展IPO。而在宋清辉看来,虽然从备案到接受审核还需要一段时间,但目前珠海银隆的欠款纠纷对公司IPO无疑产生一定不良影响。

宋清辉具体解释称,欠款等法律纠纷或会对发行人声誉、财务状况、业务活动、未来前景等产生较大影响。证监会发审委若认为该纠纷达到了一定的严重程度,通常会在反馈阶段进行追问,以确保纠纷不会对拟上市公司造成重大影响。

上海汉联律师事务所律师宋一欣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欠款纠纷让公司的资产质量产生疑问,对于股东将来的每股净资产存在影响,证监会将对此予以关注。

与此同时,董明珠的复杂身份则让珠海银隆的上市前景变得扑朔迷离。去年2月,格力电器对外宣布了与珠海银隆签订的2017年200亿元关联交易的合作。董明珠在股东大会上回答投资者问题时称,与珠海银隆的合作将为格力电机、模具、智能装备等几大领域带来增长,珠海银隆对于电路产品比如漆包线、电源线等也有巨大的需求量。

业内普遍认为,作为格力电器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和格力电器第九大股东,董明珠又以个人身份投资成为珠海银隆第二大股东,董明珠个人利益与银隆紧密捆绑,证监会必然会考虑银隆上市后,董明珠的双重身份存在会损害格力利益的可能性。

随着银隆的投资越来越大,越来越需要股东出来为珠海银隆站台撑腰。孙国华也表示,“我坚信在所有股东和社会各界的鼎力支持下,未来银隆会做得更好”。

然而,2016年时,格力集团已经撤掉了董明珠的集团董事长职位,到今年5月,她在格力电器的董事长任期也将结束。下一届董事长是不是董明珠依然无法预知。但没了格力电器董事长身份背书的珠海银隆,能否继续获得股东的支持、迈过资金链的泥沼,对谁来说都是未知数。原标题:欠款风波下的珠海银隆到底差不差钱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